德育課堂 > 德育之窗 >

總有風景,讓我難忘

作者: 911甘立君      點擊數:

  吾生之地,便是故鄉。——題記
  我從小便是愛花之人,這可能要歸結于我的奶奶,她是一位園藝師。
  牡丹的大富大貴。海棠的艷美高雅,沒有使她贊不絕口;清新脫俗的蘭花,淡泊名利的菊花,也不是她的最愛;生而有節的竹子,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,依舊不能獲得她長久的贊美。究竟是什么樣的一種花,使我的奶奶在見到如此名貴或高尚的花兒面前,都不能完全吸引她呢?在她有生之年,我都沒有找到過答案。
  奶奶過世后,全家人在她的故鄉舉辦了葬禮,我這個從未去過鄉下的孩子,第一次看到了不同于城市游樂公園的風景。
  山路不止十八彎。車繞上狹窄而蜿蜒的山路,再轉到坑坑洼洼、凹凸不平的石子路面,我感到胃里一陣翻江倒海,五臟六腑都要顛出。我忍著強烈的不適感撐到目的地,頭上是強烈的陽光,四周是綠色的棉花田,延展到大壩上的馬路邊。這里幾乎都是低矮的木房,在西邊最里面的、圍墻都倒了的房子,便是奶奶曾住過的地方。
  從后門走出去,及腳的地方也是田地,我站在石頭上,目光所及之地有一大片金色的光。我揉了揉眼,以為自己看錯了。再走近一點點,其它被遮擋的部分也全部露出來了。那是一片金色的湖面,安靜的沒有一絲波紋。廣袤的田野里,它占據了一大半空間,遠遠看去,有蝴蝶和蜜蜂在上方飛舞。我呆呆的站在原地,視線好久都不能離開。父親找到了我,看著我有一點疑惑的臉,笑著說:“這是油菜花啊,也是一種很常見的農作物,這才是你奶奶最喜愛的花。”
  啊,原來是油菜花,成千上萬的花朵匯在一起如此美麗,難怪深得奶奶喜愛。
  不是眼花繚亂的色彩,只是單純的一片金黃;不是金子般的耀眼,而比它們更透徹、明亮。金色的湖水淹沒了稻草人,淹沒了羊腸小徑,淹沒了遠處山腳下的碧綠。而我,恍惚間聽見孩子們嬉戲的聲音,那是一首我熟悉的童謠,也是小時候奶奶安撫我睡覺的安眠曲。我有些激動,像遠游子回到家鄉的那種感覺。而高過人頭的油菜花,它甚至從未出現在一方庭院里,可鄉間的田野里,處處有著這樣的油菜花田。
  再聽長輩說,這片花田經歷過三代人的栽培;又聽聞,不曾出過鎮上的孩子,都在油菜花田里長大。我想到奶奶曾經談起“家”,臉上就浮起祥和的表情。
  原來,奶奶對它們的“恩寵”不僅僅是外貌上的金黃。它包含著奶奶的童年,有它的地方,便是故鄉......
  如此般風景,永生難忘。